老齐算命

(ง ˙o˙)ว这真的只是个自己吸吸吸和存黑历史的小号,千万别关注我!

她很讨厌喝酒,果啤也不喜欢。


她酒精过敏,从不沾酒,却总是想尝试一番。没办法,我买了几瓶果啤,做了点小菜,陪她一起喝。
我较常喝酒,兴致缺缺喝了一瓶又一瓶果啤,在嘴里感觉是菠萝味的碳酸饮料,可能加了一点啤酒花,尽不了兴。连着几杯下肚,她还是抱着之前我给她的那瓶,
硬说,她才喝了一杯不到。一次抿一点,看着喝的次数多,实则量很少。
她皱着眉头,每次喝下去就像吞药丸不情愿。
我把她的酒夺过来,她抱着哼唧唧不放手。
乖,放手,不喜欢喝酒别喝了。
她摇头,不吭声。
我问她,好喝么。
她说,不好喝,像在吃泡沫。
那就别喝了。
不行,她摇头,这是我唯一能喝的酒。
她扭头亲了我一口,又扭头嫌弃我口中也是菠萝味。
废话。我白了她一眼。
你喝的那些酒好喝么?她灌了一口,这次喝的挺多。
不好喝。我回答道。
那啥要喝?她嘟嘟囔囔的说着方言,我差点没听出来。
我说,想喝就喝了。
咕!
她捂住嘴打了个小小的嗝,眯着眼睛,表情看起来不好受。

气上来了?
她脸红着,嗯……
别喝了。
好……
我把酒瓶从她手中拿下来,放回桌子上,想睡觉么?
嗯……
脑袋都喝迷了?
没有,晚安,我先去睡了。
晚安。

最后,我把剩的果啤喝完,也睡去了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