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齐算命

(ง ˙o˙)ว这真的只是个自己吸吸吸和存黑历史的小号,千万别关注我!

随笔-风人


他不知道为什么在不停的奔跑。风从耳边吹过,轰隆轰隆的声音仿佛要把耳膜震破。用手堵住耳朵,轰隆轰隆的,还在不停的怒吼。风似是在把这一切的不满同时诉说,不,是咆哮。他想摆脱被风的控制,缺无能为力。
风夹杂着灰尘扑向脸庞,沙尘无孔不入的侵入他身体的每一处。他捂住鼻,堵住耳,闭上燕的奔跑。
不愿意在这里倒下,即使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,他或许只是想证明或者单纯的想抵达。地点在哪里?东边?还是南边?在这一片风沙中,没有向标,没有方向,全都是浑黄的景象。

看到了!我看到了城市!他这么想,或许我可以去歇歇脚,再找些补给。

速度已经快不了,他已经精疲力尽了。

最终,他还是倒下了。在绿洲的不远处。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