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齐算命

(ง ˙o˙)ว这真的只是个自己吸吸吸和存黑历史的小号,千万别关注我!

随笔

  我被扼制住了喉咙,呼吸困难,胸口阵痛。
    ——Evan

他被无尽的黑暗吞噬。

黑暗闭塞他的呼吸,包裹着他的身体,恐惧无不再吞噬着感官。张开嘴,发不出声音;睁开眼,看到的是黑暗。

有个声音说:“嘿!你还剩什么?思想还是肉体?”。

为了证明自己还在活着,努力呼吸,感受到空气在肺部一点一点的减少,沙粒充实着鼻腔,加速了死亡。

“你快死了。”声音还在,“你可还有什么能挂念的?说句遗言吧,我说不定能帮你传达到。”

“……”
“没有?”
“……”没有。
“…………好吧晚安,Evan。”

黑夜包围着他,他无处逃脱……

评论

热度(1)